开平的古代著作(历史拾零10)
点击数:5359次 更新时间:2012/2/13 15:33:37

开平的古代著作

李江和他的《梅花百咏》

开平文化久远流长。早在清顺治六年(1649年)在开平置县以前,《开平县志》记载有明朝梅花诗人李江(公元14551538年)字朝宗,别字亦山,是开平沙塘丽洞人,为了上京考试,曾在薛乡岩里苦心攻读诗书。一年端午节,其妻命婢女送粽糕去给李江吃,当时李江正在磨墨,集中精神作诗,因此,以粽糊糖而食,及食毕则尤在而墨已罄,见其专心。当晚,风雷交加,婢女无法归家,而李江又以男女授受不亲,不留婢女一宿,定逐婢女于门外。第二天早晨开门,见绣花鞋一双,李江知道婢女昨夜被老虎吃了。因此,良心谴责,深感过意不去,赴京考试归来,在岩立庙以纪念此女子,这是后话。

正当李江准备赴京赶考,新会一朋友来约,要李江到新会游玩数日,并说京城会考日期推迟,谁知,这是这位朋友计谋,他认为黑面子李江赴京考试,对密友伦文叙将是一大威胁,为确保伦文叙能高中状元,故意挽留李江,李江不知是计,因此,在新会朋友处多玩了几天,等到了京城,殿试已毕,李江后悔不及,觉得自己五十开外的人了,等下科已无望,正在彷徨无助的时候,见皇叔门口一付风吹水皮千层浪,雨落黄河万点清的对联,认为有些欠妥,故把它改为:风吹水皮层层浪、雨落黄河点点清。(另一传说对联为:子能承父业,臣未报君思,改后父业子能承,君思臣未报。)不改则罢,这一改使李江有面见皇叔和皇上的机会。皇叔家人报知皇叔,说有一书生改了他家大门对联,皇叔大怒,叫家人捉拿进去,皇叔见李江改后的对联比自己原来的好,暗地称绝,但面子上难过,想治李江死罪,故带李江面禀皇上,皇上问明情况,知道李江赴考不遇,改对联抒发自己的才学,因此,有意想试他一试,命李江在一支香的时间内,写出一百首诗,可免死罪。李江一口应承,请皇上命题,正在这时,公主拿束梅花经过,皇帝就命他以梅花为题,写一百首梅花诗。(另一说:正在这时,外面一朵梅花吹到李江面前,就以梅花为题)。李江心头一亮,他想:我在家常写梅花诗,正合已意,于是,他摆好纸墨,一气呵成,写了一百二十首梅花诗。皇叔一心想治李江死罪,他想:你写一百首,我取你十几首,让你不够数,就治你欺君死罪。他就暗中偷了十几首,谁知交给皇上的梅花诗还有一百零几首,皇帝看后大喜:好诗!并御赐李江为诗伯状元。江之梅花诗,至今人争诵,亦真状元所不及者也(县志)。

这就是我县,特别是沙塘区群众经常传颂的诗伯状元李江的事迹。

今沙塘丽洞群众还保留梅花诗木刻印本和手抄本(《梅花百咏》附后),李江曾任明朝梧州府第七名推官(广东省通志)。丽洞在明嘉靖中(约公元1543年左右)建的李节推祠(后座)、供奉李江的神主牌及印制梅花诗木刻印模二块,至今还保留在,现已征集回县,存在县文物陈列室。李江著作甚多,有皇明圣训10卷,亦山集10卷,梅花诗百咏1卷,还有和千家诗及杂诗多卷。

 

 

 

附:亦山(李江)先生遗稿:梅花百咏(部分)

道光乙未(公元1835年)梁炯拜撰

无极

一团太极道非殊  太极看来极本无

这里何曾分面目  箇中奚事泥形模

机缄不露天难测  化育常流道本虚

太极老翁最珍重  又留风日属尧夫

 

阴阳有象

天地无心运五株  浩然二气塞堪舆

心兮未动机先动  气也无初道有初

触处形形分上下  初时噩噩本空虚

乾坤不欲藏元妙  故把梅花画出渠

 

 

太虚

夜静星稀月半笼  曲栏人静雪生风

坐来所见知精蕴  妙处无言是化工

有梦香魂游紫府  无涯清气塞苍穹

香魂清气皆真实  释氏何空老氏空

 

元气流行

元天默默意沈沈  却把梅花露此心

万物有形春壳子  三更无梦夜灵襟

洋洋发育乾坤浃  浩浩流行宇宙深

遥想伏羲千古上  昏昏晓晓到於今

 

化气成形

谁知二气怎陶容  万汇生生万古同

一箇玉人坐窗外  百年老眼挂天东

妙中参破乾坤偈  形外浑成造化工

欲问梅花谁是主  梅花无语对诗翁

 

 

 

谢子修和他的《游历南非洲记》

谢子修,又名谢缵,别名谢圣宏。祖籍广东开平塘口潭溪乡,他出生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州悉尼埠。父亲谢日昌是当时澳大利亚中国独立党领导者之一,是一个爱国华侨,在澳洲经营泰益号进出口公司。他哥哥谢缵泰,曾在香港创办辅仁文社,以热爱祖国为宗旨,后来加入了兴中会。

1887年,谢子修随同母亲、哥哥、和妹妹一起离开悉尼,回香港居住,并就读于香港英文书院,品学兼优。后来,他曾旅居新加坡和小吕宋等地。19021225,他从新加坡乘高丽号船又回到香港,参与他父亲和哥哥在香港策划的革命活动。

当时,适值他哥哥谢缵泰和孙中山、杨衢云等发动的乙末广州第一次武装起义失败不久,谢缵泰结识了太平天王洪秀全的侄子洪全福,他们与谢日昌、李纪堂等一起,密谋第二次攻夺广州,并在广州设立秘密革命据点,由洪全福担负招募新兵和组织战斗力量的任务。谢缵泰委派谢子修当自己的代表,潜回广州参加秘密活动,图谋起义。

1903125,谢子修和洪全福从香港经澳门前往广州,准备领导攻夺广州工作。但当他们刚开香港不久,洪全福设在香港德忌笠街29号的本部,遭到香港警察当局的搜查,并逮捕了一些人。谢缵泰立刻派专人赶到澳门去找寻谢子修和洪全福,告诉他们运动泄密,谢子修只得于第二天从澳门折返回香港,而洪全福已去了广州。当时,在广州和芳村据点的军械、军服,也被满清当局搜获,并捕去很多人。洪全福只好把胡子剃掉,化妆逃脱。

由于第二次攻夺广州的图谋失败,谢子修的父亲谢日昌因忧虑和担心而病倒了,并于19033月在香港逝世。谢日昌去世后,谢缵泰致力于《南华日报》的工作,专心推进革命事业,谢子修则于190310月底到南非洲。他起初在约翰尼斯堡(JOHANNESBURG)中华会馆当书记,后来转到英国皇家顾问处任职。由于他熟识英语,又谙练矿务、洋务交涉及各国法律,因此,衣士阑(EAST RANDPROPRIETARY)金矿矿主于1904101聘请他为衣士阑金矿参议员,专责当时金矿的华工工作。他在衣士阑全矿工作六个月,眼见华工内受清延官吏的欺凌蒙骗,外受洋人的剥削压迫,过着非人的生活,激起了他的同情和愤慨。于是他便把当时在金矿中所见闻的华工的悲惨生活,如实记载下来,写成了《谢子修游历南非洲记》

在《游历南非洲记》里,谢子修对当时华工在南非的悲惨生活作了如下的记述:华工每日要做1012小时,每人每日必须凿一深二英呎的石孔,他们虽极手足之劳,终难满二呎之数;乃工银分毫不给,惨何如哉!此等工人固有冤无路诉矣!由于矿内没有安全设施,在矿底凿孔穿石时,偶一失足,大则毙命,小则折臂断骨。不少华工患有严重的矽肺病,患脚气病的更多。常见体弱工人收工回时歇息十余次始能就平地......,间有当堂吐血者。最令人发指的是19051月以后,不准华人医生看病,因此,每遇华工因病求医,即反诬其诈病,被推入医院内设立的囚房。不与饮食,只取粗粟糊与之食而已......竟有一房囚至30余人者,该房内只设粪溺桶一个,矿主却谓此为警戒懒惰工人之善法也!

至于华工工资,谢子修在书里记述道:本来工章订明凡机器凿石,帮手人每日工值一先令八便士,即唐人银九毛也。但此工银,固有名无实者也。计工人每月鞋一对、银四元五毫,衫袂亦要自买......,而且工人一月内岂易全领受一月之工银乎?除病假歇工外,或月余始领一月工银。甚或有数月始领一月工银。呜呼!以劳极险极而自顾不暇,尚可有余积以寄返家中乎?

华工无端遭受辱骂,拳打脚踢,或以莫须有的罪名送官惩办,或囚禁、或判罚重金及劳役的事例是不胜枚举的。谢子修书曰:常见工人当操工之际有泣下者,咨叹怨恨之声不绝于耳,因叹三年之久各工历受险苦为如何哉?余又夜间巡视工厂,每闻啜泣之声,常见有拥衾涕零,长吁短叹者,盖亦不忍谛听。故旷工情形,余最知其详,有何绘画尽致知矣!

谢子修的《游历南非洲记》,不但是记述过去华工在南非生活状况的第一手材料,而且也是揭露当时满清政府和帝国主义者欺压我国劳动人民的控诉书。他在书中写到:1904727二帮华工船系由天津到拿他堆品埠(DURBAN NATAL)者,载有华人1969名,此等人均生长在北方,余询其来此何故?答曰:当兵。特别令人气愤的是,甚至整船华工在华出洋时根本就没有签订合同执照,如190481到达南非的一船1988名华工既无一人持有合同纸。噫!愈知招工时不知怎地胡混耳!不给合同,不声明做何工,是直欺诳此等人而已!这就有力地戳穿了当时靠积极为帝国主义招工而发了大财的满清北洋大臣袁世凯的谎言。袁曾向满清政府呈报说:华工出洋都是经过点验,并且结情甘出洋,逐个发了合同执照的。

谢子修为南非华工的生存而进行奔走呼号的爱国热诚,是难能可贵的。可惜的是他越海寄书清延,在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统治下,当时南非华工的地位和生活,却并没有得到丝毫的改善。

上一篇:开平的排球运动 (历史拾零9) 下一篇:“桥乡”——开平 (历史拾零11)

版权所有 开平市图书馆 备案/许可证号:粤ICP备12019904号
地址:广东省开平市三埠街道办事处祥龙北路 邮政编码:529300 联系电话:(0750)2331006 电子邮件:kplib@163.com

粤公网安备 44078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