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平土客械斗(历史拾零14)
点击数:9096次 更新时间:2012/2/13 15:02:35

开平土客械斗

土客械斗是土、客地主阶级之间爆发的利益冲突。距今150多年前,开平人民经受过一场空前的大劫难,在县境的东北路、西北路和南路,到处杀声四起,到处哭声震天,火光吞没了无数村庄,刀锋夺去了无数生命。是什么样的祸事?是外国侵略者的血腥暴行?不是!是满清贵族对革命人民的残酷镇压吗?也不是!是汉族人民同家操戈,是比邻而居的客家居民和土著居民互相残杀。 这场厮杀是咸丰四年(1854年)7月发起,长达12年,范围扩大到六个县[鹤山、高明、新兴、开平、恩平、新宁(台山)],单是开、恩两县被杀人数就达到一万人以上,历史上称之为土客械斗。

客家是什么人?他们何时迁来开平?为什么要与土人进行生死搏斗?斗争的经过和结果又怎么样?

据县志记载:客家的祖先是居住在黄河流域的部分汉人,西晋末年(公元四世纪初),因避乱南下渡江入居江西,江西原有居民把他们称做客家,以后这个名词就成为这部分汉人的专称。后来他们又避唐末(九世纪末)和南宋末(十三世纪末)之乱而两度大迁移,先至闽西,后至粤北、粤东(即现在梅县、汕头、惠阳等地区),以后大部分在粤北、粤东定居下来,一部分继续迁移到别的地方去。定居粤北、粤东的客家人口增长很快,至清代中叶(十八世纪初期),渐感地狭人稠,耕地远不敷用,有再向外移民的必要,而当时鹤山、开平、恩平等县的一些地区,则地广人稀,可资开垦的荒地很多。因此,雍正十一年(1733年),两广总督鄂弥达奏准清政府,把惠州、渐州二府一部分客家人迁移到恩、开、鹤等县来。办法是由一些客家富商承垦这些县的荒地,招集客家贫民佃户,给与口粮、工本、庐舍,使之建立家业,从事垦荒,佃耕。从此,迁入这些县的客家人越来越多。

客家人自立村庄,与土人村庄相距不远,耕地毗连,一向相安无事。经过了百多年。土客双方人口大量增加,至十九世纪中期,又感耕地不足。1854年,太平天国革命发展到长江流域,建立了与清政府对峙的天京(南京)政权,各地三合会纷纷响应。这年七月,三合会领袖陈开、李文茂(都是鹤山人)在佛山领导会众起义,开平的三合会(土人)亦举事响应,自称红兵。他们与鹤山会众联合攻进开平县城——苍城。八月,他们向鹤山云乡客人征粮,客人拒绝,并把前来征粮的红兵杀死多人,接着又把前来报仇的红兵大量杀伤。红兵掳杀客家豪绅高三之幼子以资报复。高三闻讯大愤,即决定倾家复仇,附贡生张宝铭为之策划,推武举人马从龙为首领。马从龙以协助政府剿红匪为由,请求两广总督叶名琛发给他们协助剿的手令。叶名琛从维护清政权出发,发给他们手令。马从龙即挟令以欺骗六县客家群众,召集六县客绅会盟,共订六县客人同心剿之约,立寨云乡大田,作为大本营。18549月,六县客人同时起事,不论是否红兵,凡属土人,一律加以屠杀,焚掠村庄,占据田庐。从此,土客之间结下了血海深仇,誓不两立,喋血战斗十多年。

第一阶段(18549月至18636月)

这一阶段的械斗在县境的东北路、西北路、南路同时进行。战斗首先在东北路打起,这一路的主要客寨是鹤山云乡大田(总寨),开平迳口邓屋和苍城迤北的黄龙。战斗从18549月起至18619月止,18548月,云乡客人在重创红兵之后,在一些豪绅的煽动下,9月,竟将迳口平塘等土人村落焚掠殆尽,开平土客械斗从此开始。18554月,黄龙客人焚掠古儒、大罗村、庞村、游曲水、那假等土人村庄,村民流离道路,无家可归,同时,与开平毗邻的鹤山五乡土人,亦因受客人骚扰,流亡在外,而邓屋土人又堵截他们归路,因而长期不得回乡。

那时,各地土人为了保卫家乡,纷纷以姓族或区乡为单位,立局募集乡勇,加强守卫力量,并互相支援。司徒、谭两姓建立的元胜局所练乡勇,尤其骁勇善战。又有港商谭三才,因愤其家乡东山长塘为客人所毁,从香港买回新式洋枪数十支,组成洋枪队,参加各地械斗,战斗力尤强。

18617月,月山堡罗、梁两姓乡勇借谭三才洋枪进攻邓屋客人寨,破之,附近客人闻风逃跑,鹤山五乡流民始得还乡。9月,谈三才洋枪队同元胜局乡勇及苍城附近乡勇,向黄龙客寨大举进攻,马冈各族乡勇紧密配合,相为犄角,先攻破附近各客村,继而合兵围攻黄龙,破之,客人纷纷逃往鹤山宅梧、云乡。东北路暂告平静。

西北路战斗时间跟东北路差不多,从185411月起,至186110月止。主要客寨在恩平黄茅咀、尖石、沙田、浴水及开平獭窟等地。185411月,黄茅咀、尖石等地客人攻陷棠红村,杀男妇数百人,接着,又攻陷蕉园村,杀八百余人。185511月獭窟客人暗中招引恩平沙田、浴水客人至村,准备袭击北谭,被北谭梁姓发觉,当即鸣锣告警,附近马冈及恩平各乡乡勇闻声纷纷奔集,即合兵围攻獭窟,破之并扫平附近各客村,客人被杀死颇多。因此,以后客人对北谭特别仇恨,日夜伺机报复,战火绵延达八个月。1861年秋,马冈、张桥、棠红等乡乡勇攻破西北路各客寨,收复尖石、再攻沙田、浴水,破之,西北路战斗结束。

南路战斗时间特别长,18555月起,至18631月止,战祸也最为惨烈。主要客寨在金鸡水、赤水汤屋、筲箕屋、横山洞、旗鼓岭、凤凰、大小东坑等地。械斗从金鸡水开始,18555月,金鸡水客焚掠锦湖狗脾冲等土人村庄,杀戮村民,继而攻陷圩潭、横冈两村,杀横冈两百余人,18562月,汤屋、筲箕屋客人攻陷赤水圩及象栏、尖冈、三合里等村。当时恩平松柏山筑有坚固堡垒,附近被陷村庄土人多走往该处躲避。客人麇集团围攻该山,附近开平、新宁两县乡勇赴援皆败退。18565月初,赤坎司徒姓乡勇380多人往援,至芋合迳,路险林密,客人伏兵突发,全军覆没。511,松柏山被攻陷,土人被杀2000余人,同日,客人又攻陷长塘诸村。松柏山、长塘是恩、开、新宁三县立界地,客人杂居三县边境的颇多,附近土人听到这两处陷落的消息,纷纷走避,数万人流离道路,父母妻子不能相顾,哭声震撼山谷。

186111月,锦湖乡勇会同元胜局乡勇攻克狗脾冲、金鸡水等客村。翌年8月,元胜局与谭三才洋枪队攻破筲箕屋、汤屋、横山洞等客营,接着向东山进军,破东山、甘臂、黄松树、牛凹一带之客寨。18631月,赤坎各乡增派乡勇到赤水支援,会同元胜局乡勇、洋枪队围攻旗鼓岭客人大本营,破营垒十余,并扫平附近诸客寨。随即整军进袭客人的险固据点凤凰。凤凰万山丛集,道路险阻,易守难攻,客人倚以自固。各路乡勇正面进攻不下,乃绕道新宁深井、石桥、乘夜袭击,大破后,客人死者2300余人,其负伤者逃往大小东坑。各路乡勇即分军三路猛进穷追,经过剧烈战斗,攻破大小东坑客寨。南路客寨至此全部被毁。但是,那时新宁县大隆洞仍聚居客人十余万,他们随时卷土重来,对开、新两县边境土人威胁很大。新宁总局见元胜局乡勇每战必胜,乃邀请他们前往会攻,这年六月,元胜局乡勇与附近新宁各路乡勇围攻大隆洞客寨,破之,收复大门、深井。第一阶段械斗至此全部结束。

第二阶段(18646月至18669月)

这一阶段的械斗,亦从东北路开始。18646月,客绅戴子贵纠合鹤山、高明客人数千,从云乡出发,出迳口,攻陷犁头咀、月山堡、罗村、博健、红花堡、水口埠等地,到处焚杀掳掠,单是罗姓石板村,被杀和溺死于水塘男妇就达900多人,博健梁姓亦被杀数百人,水口埠商店被烧400余间。这年秋季,开平土绅多人联合向总督、巡抚两署呈报灾情,并指出客绅有不轨企图,请求派兵镇压。十月,两广总督乃派胁镇(副总兵、从二品武官)卓兴率兵两营前来,以水口乡勇为向导,乘夜赶赴迳口,黎明时直捣云乡诸客寨,焚毁之,戴子贵遁逃五坑。高要、高明练勇困断五坑粮食;客人大惧,乞和,献出子贵,杀之。东北路械斗完全平息。

东北路才告平静,南路械斗又起。原因是卓兴对客人安置不当。他于18651月,带领他们安插于恩平之那扶、金鸡,开平之东山、赤水,新宁之大门、深井,土人以仇恨太深,插居不便,拒之,杀掠又起。客人纠众数万,蜂拥而来,械斗规模日益扩大。在恩平境内,战斗尤其激烈。18665月,有岑洞、清湾、萌底直至歇马、松柏根等处,计160余里,伏尸数千,血流成河。

18661月,两广总督瑞麟、广东巡抚蒋益澧以土客仇杀十多年,蔓延数县,杀人不可胜计,不得不设法办理,乃调派粮道(主管全省粮政的官员)梅启照,总镇(总兵、二品武官)徐文秀前来查处。徐文秀率所部进驻赤坎、获海,进行招抚,客人以死亡太多、无力再行反抗,乃就抚解散。11月蒋益澧奏准清政府,将客民二万余人给资遣散,安插于广东高、廉、雷、琼等州及广西容县、贵县、平南、戒圩等地。这场持续十多年的土客械斗就此了结。(资料来源于《开平文史》第五辑)

 

上一篇:开平的科举考试制度 (历史拾零13) 下一篇:开平的电力工业(历史拾零15)

版权所有 开平市图书馆 备案/许可证号:粤ICP备12019904号
地址:广东省开平市三埠街道办事处祥龙北路 邮政编码:529300 联系电话:(0750)2331006 电子邮件:kplib@163.com

粤公网安备 44078302000101号